SDGs實踐故事 SDGs實踐故事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

SDG3 SDG14 SDG15
2021-07-20 ∣ 蔡國樞助教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
只要尋問進入過陽明交大解剖實驗室的每個人,首句對實驗室的感想一定都是:「 幾乎沒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 」,不然就是:「 覺得裡面空氣反而比外面好 」,也很多認為「 很亮但也很冷! 」一反決大數人對解剖實驗的印象:福馬林味道重到刺鼻、黑暗陰森很有恐怖感!沒想到實際踏入這神秘的空間後,相信對如此舒適的空間一定有很明顯的反差和深刻的讚嘆。人體解剖學對於學生是極度重要的一門學識,同學們會花上非常多的時間在此攻讀專研,加上學生與教職員的健康是學校不可怠忽的重要事項。因此學校前後花費超過2,000萬的經費,整修建置這座值得驕傲的負壓抽氣大體解剖實驗室。

俗稱的福馬林,是含有40%甲醛的水溶液,因為其有防腐、固定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蛋白質、殺菌的功能,因此一直以來是用來灌流大體的重要藥劑,可以讓大體暫時保持完整以進行教學。但甲醛帶有刺鼻的氣味,會很"用力地”刺激眼睛與鼻黏膜,常常讓學生還沒看清楚目標,就已經被迫閉上眼睛。這在解剖實驗課程上不僅嚴重影響了學習的效能,更傷害了學生與老師的健康。陽明交通大學每年約會啟用7~10具大體老師,而以往將所有大體從灌流室搬出啟用的那一天,都會讓學生們"痛哭流涕",記憶極度深刻。2016年以前還是使用傳統的大浸泡槽在保存大體,學生必須在充滿甲醛蒸氣的空間中將大體老師撈起並抬進解剖實驗室,就算已經戴著蛙鏡和口罩,一樣因為福馬林的刺激使得每個學生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課後學生們都註記這是大體解剖實驗的首堂震撼教育課!但因近年改善大體灌流流程與保存方法,這堂震撼教育課已經成歷史了。

帶領學生學習大體解剖實驗的助教們,都是經過本校嚴格訓練的研究生,在這些資深助教的印象裡,以前還是陽明大學時的解剖台沒有抽氣的,笑稱唯一的抽氣系統是自己的呼吸系統。十幾年前的解剖台是一個以不銹鋼為主體的”平面桌”,平常上課就是讓大體老師身上的甲醛蒸氣自然散逸,相信當時的學長姐們一定每堂課都是痛哭流涕的完成的。如今的解剖台與抽氣系統已經升級至全國最高等級,解剖台上的天花板設有同等大小的沉降氣口,將空氣透過濾網向下排出,製造一個穩定往下的氣流。而解剖台本身呈現內凹盤狀,並在檯面設有270度的抽氣口,會抽走絕大部分的散逸氣體,若有甲醛經過檯面飄散,也會因為比空氣重的原因往地面沉降,此時就會被地面的抽氣管吸走。為了確實監測實驗室的空氣品質,一旁還有溫度、甲醛濃度和負壓指數,實驗室溫度長年保持在攝氏24度左右;甲醛濃度控制在0.1ppm以下,若高於1ppm則會啟動警示並將排氣系統抽氣量升至最高;負壓指數監控抽氣系統是否功能正常,若是出現正值也會發出警示,提醒管理人。被抽氣系統集中起來的甲醛則會先經過水洗塔將甲醛收集起來再往屋頂上空排放,甲醛不僅易於水結合,在太陽照射下也會馬上被分解,剛好在大體老師授課的8~12月間也是台北太陽最多的期間,甲醛的問題幾乎在室內與室外都獲得妥善的解決。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

陽明交通大學對於具傷害性的甲醛蒸氣做了相當程度的規劃,提供以醫學領域為主的陽明校區學生一個優良的教育環境。一個幾近甲醛零接觸的學習環境,才能拉近學生與大體老師的距離,提升學生能力也善盡大愛遞傳!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良好健康與社會福利:保護上課學生與老師呼吸道健康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保育及維護海洋資源:減少福馬林進入雨水排道再進入水環境

負壓抽氣解剖實驗室,幾近甲醛零接觸保育於維護生態領地:降低甲醛對蕭元生態環境的破壞